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籍忠亮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郭军杂谈之三十四

籍忠亮PK范曾,又怎样

2015-08-21 09:42:10 来源:雅昌艺术网广东站作者:郭军
A-A+

  失去标准,我们如何评价艺术家

  ——籍忠亮PK范曾,又怎样

  我们的时代似乎正在丧失对艺术和艺术家的评价能力,或者说,只剩下了对艺术和艺术家的议价能力。

  在这个背景下,评论任何所谓大师都是危险的,因为太容易坠入捧杀与棒杀的陷阱中去,惶论比较:比较什么呢,如果这个时代已经丧失了衡量艺术的基本尺度,比较的标准又在哪里?

  那么,让我们回到一个基本的原点:虚与实。我要说的,是范曾籍忠亮

  先说实。在中国书画界,范曾是一个如雷贯耳的人物,以范曾先生自己的话说,是“各阶层人民”都喜欢的,而范曾先生的艺术功力,则是“直插云霄”。而客住广州三十余年的北京书画家籍忠亮,则既难说是“各阶层人民”都喜欢的,艺术造诣更难说已经在云端,“直插云霄”就更难说了。

  然而,笔者通过分析,却得出了这样一个判断:籍忠亮的艺术努力已达到了一定的髙度,旁观者还没有普遍认识到这点,巳经具备了和范曾PK的实力。就以作品而言,范和籍作品风格相似,大部份作品以水墨人物画为主。范曾的作品笔法简练,构图老到,线条清晰,人物生动;籍忠亮的作品意境深远,人境一体,构图新颖,别具一格。近观范曾近些年的作品,笔者有一个惊人的发现,范曾笔下的人物重复,相似的不少,似乎在不断重复自已。反观籍忠亮的作品,一物一画,从不重复自已。他的每幅作品从构图到意境,从人物神态到山水景物,都独具特色。

  众所周知,匠人与大师的区别就在于对法度的把握上。纵观范、籍作品,都经历了从“有法”到“无法”,从“无我”到“有我”的跨越。而籍忠亮则在“有法”、“无我”阶段,所下的功夫一点都不比范曾少。笔者以为,画家不仅靠勤奋,也靠天斌。

  画家之于这个名利时代,他的成功像是这个时代留下的一排座,只要努力往里填,能不能上位,看艺术,更看造化。造化弄人,籍忠亮还没等到他的运气,这是作者的以为。

  范曾诗书画都颇具功夫,堪称大师。而籍忠亮诗书画也堪称一绝,中外不少书画收藏家争相收藏。客观言之,范曾的文字功力、理论造诣较籍忠亮而言,要强不少;而籍忠亮别具一格的自由体书法,则要略强于范曾。当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是笔者一孔之见。书画同源,籍忠亮的不少作品里,题有长长的诗款,从而使书与画相得益彰。而范曾的绘画作品少有这种特色。

  籍忠亮笔下的古典人物,强调神似而不囿于“形”的具体描绘。籍忠亮笔下的现代人物,特别是重大历史事件和领袖人物则更加传神而备受关注,而范曾笔下的古典人物,则囿于“神似”而忽略“形”。范曾的绘画作品很明显看到西方以人为本的写实主义的痕迹,而籍忠亮的作品则深受传统技法的影响。从这点而论,俩人各有千秋,难分伯仲。

  再论虚。籍忠亮作画不打草稿,不作修改,下笔直取的功力,国内外很多画家做不到这点。问题的关鍵还在于,籍忠亮在经历过艺术的困惑和浮躁后归于了宁静,潜心创作,不畏浮云遮望眼,保持着清醒的头脑。而功成名就的范曾此时就显得有些浮躁。网传,范曾不少作品千人一面,流水作业。对此传闻,笔者始终持怀疑态度。平心而论,范曾在绘画艺术的探索上确实走了一条革命之路,任何人都不该否认。

  关于艺术行业里的看得见的成功与看不见的成功学,我们看得太多。有人江山坐定笑傲江湖,也有日寒舍孤灯苦寻造化。有人在前台耀眼,有人在后台蓄势。有人假装明白,也有人假装不明白。在这样的艺术环境下,那个市场或江湖上赢家是谁重要吗?或者,我们更应该观望的,是艺术的未来。

  籍忠亮的优势在于年轻,而他的劣势也在于年轻。好在时间是最好的老师。范和籍有必要PK, 有必要PK吗?没必要吗?有必要吗?还是真的没必要?这里不是大话西游,但艺术世界真的大话西游起来。

  所以,我把这个问题的答案,交给未来。

  赞同评论家郭军的看法之余本人认为:书画是线条的艺术。籍的线条变化多端随心所欲美到极至,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人品比艺术更重要。籍从不做假,对收藏者及粉丝以真对待。他的字画产量低,求精不求量,难卖到。籍视金钱当官为粪士。他不讨好官员送字送画,不做摧眉拆腰事,是潜心追求艺术的铮铮男人。他深入百姓、亲近大自然从各领域吸取营养。更不去做去当官。他英俊、身心健康,未来他一定能够有资格代表中国的艺术家站在人类艺术的最高峰。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籍忠亮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