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籍忠亮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关于籍忠亮

2016-01-05 14:49:23 来源:雅昌艺术网作者:邵大箴
A-A+

  籍忠亮有不平凡的人生经历,这经历谈不上轰轰烈烈、壮丽辉煌,但充满艰辛、坎坷、冒险和神奇色彩。本来可以在家乡北京安安逸逸地生活和工作,但为了追求和实现自己的艺术理想,他毅然决然主动放弃公职,漫游全国,领略祖国文化艺术遗产之丰美和山河之壮丽,体会各地风俗人情,开阔视野,积累生活经验,并进行绘画写生和创作。二十多年的漂泊不定的生活历程交织着成功与失败,磨练了他的意志,增添了他的智慧和才能,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使他的为人为艺逐渐成熟,成为受到社会广泛关注和赞赏的卓有成就的画家。了解了他的传奇故事并读了他的艺术作品,我脑海中情不自禁地跳出“怪人奇才”这几个字。

  说籍忠亮是“怪人”,因为他摆脱了一般人的世俗成见,敢于“特立独行”,不屈从于外部压力,通过自己的努力去闯出一条属于自己的人生道路,他“逆来顺受”,把一次次失败当作自己前进的动力,不断探索和进取,以不违背自己的心灵为人生准则,这些被世人常常称之为“怪诞”的行为,恰恰显示了他品质的不平凡之处。至于说到绘画奇才,籍忠亮是当之无愧的。他如今在艺术创作上驾轻就熟地驰骋自己的才能,全靠长期坚持不懈的刻苦磨练,钻研传统国画技艺,深究中西绘画创作原理,既注重造型功力,更不放松笔墨语言的提炼。他深谙传统文人画笔墨之精妙和表达情趣之真切,在文人画的体系中做创新的努力;同时,他也认识到文人画语言与表现现代人和事之间的距离,要通过巧妙地运用西画的结构造型加以补充,以达到完善的境地。籍忠亮的绘画技巧全面,他在古今人物画上均有出色的创造。他塑造的各种古代文人和仕女形象,运用文人画一波三折的线条和笔墨的点擦皴染,在人物造型的“雅”和“神韵”上下功夫,传达出他自由潇洒的内心世界。他似乎坦诚地与描写对象作感情的交流,彼此交融于画面的形象中,自己进入“无我”的境界。不用说,在这类作品中作者需要运用自己古典文化知识的储备、理论的学养和传统文人的情怀,以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创造亦真亦幻的境象。而描写现实的人物画,他需要调动另一些手段,在真实形象的塑造上展示自己的才能。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借助于素描和速写的功力以形写神、塑造形神兼备的人物外,籍忠亮探索出自己一套独特的方法,将块面造型和传统笔墨有机地结合起来,在画面的虚实上、在主体人物与背景虚幻空间的关系上、在墨与色的相互辉映的处理上做文章,时而在写真的描写中展示自己的才华,时而在写意中别出一格。

  20世纪以来,中国画界的思潮波澜起伏,始终贯穿着的是守护传统精神、笔墨技法,还是吸收外来艺术养料以拓展表现手法的争论。一百多年来的艺术实践证明,这两种思潮表面上相互对立,实际上均是中国画向前发展必须遵循的原则和不可或缺的途径。因为中国传统绘画在世界上是中华民族特有的艺术创造,有独立的体系,这一点为世人共知,必须有正确的认知;但作为以线条为基础的我国传统绘画形式,与其他民族的绘画语言又有共同的特征,都要讲究表现形神,传达思想感情和文化精神,这一点决不能忽视。中国绘画的特殊性充实和丰富了各民族绘画的普遍原理,是世界艺坛的重要组成部分。今天,我们中国人要做的,是宏扬和发展民族传统,同时不排斥吸收外来的艺术经验。20世纪中国绘画界的先驱们在引进西画造型补充国画表现手段方面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其基本原则便是“以西润中”。对此,籍忠亮的认识是清晰、明确的。他深入研究包括文人画在内的民族绘画传统,在理论与实践上都做了大量的工作,继承其宁静、和谐的精神和写意的笔墨语言,同时以广阔的视野关注西画的成果,在作品中吸收一些技法为我所用。所以,籍忠亮的作品,不论以文人画笔墨为主要手段表现古代文人雅士和仕女的作品,还是主要以写实手法描写现代人物形象的画幅,都具有写意精神,犹如他自己所说,追求传统艺术中具备的“道的精神性,心灵的抒怀性……情景合一、心物合一、天人合一的高华境界。”

  我欣赏籍忠亮的创作心态,他以饱满的感情投入创作,他的画与冷漠无缘,这是中国画家最重要的素质和精神。每当面对画纸构思时,他冷静、理性,胸有成竹,而当落笔之时,他又激情满怀,随机应变,跟着灵动的笔,情不自禁地随着自己的灵感,捕捉画面偶然出现的因素,加以伸引,加以发展,造成出其不意的效果,补充、扩展甚至修正原来的构思。这种在创作过程中通过偶得效果发挥潜意识作用的做法,造成他作品即兴式的、富有感情的生动性。这时的他,如他自己形容的那样,处于“忘怀得失”的状态,“那嫣然是一种远离尘嚣而忘形自得的状态,可与画中人物进行情感交流,进入忘情妙境。”我想,此时的他是可以体验到真正的人生快意。

  我还欣赏籍忠亮在追求艺术纯粹性上所做的努力。他说,他“偏爱彻底性和纯粹性”。这里说的“彻底性”和“纯粹性”不仅是指形式语言,更重要的是一种对人类命运的终极关怀。他把历代中外艺术大师追求精神的“纯粹”、“彻底”或“绝对”,形容为“一种悲状”。他写的大量理论文章里,充满着对艺术深层次的追索和艺术哲学的思考,在我看来,籍忠亮是一位不满足于已有成就,有深刻思考和有宏大志向的艺术家。

  我认为,籍忠亮今天的艺术功力和修养,既得力于他的勤奋和执着,也获益于他的天分和悟性,更依赖于他的致高的精神追求。由此表现出来的“怪”和“奇”,恰恰是目前我们的民族应该大力提倡和鼓励的。

  (本人作者:邵大箴,(1934.10—)江苏镇江人。擅长美术史论,著名美术评论家。1960年毕业于苏联列宁格勒列宾美术学院。历任中央美术学院教师、美术史系副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书记处书记,兼《美术》月刊主编,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美术研究》、《世界美术》杂志主编。出版有《现代派美术浅议》、《传统美术与现代派》、《欧洲绘画简史》、《西方现代美术思潮》、《雾里看花——当代中国美术问题》等。主编《外国美术名家传》(与奚静之合作》、《现代艺术辞典》等,《中国大百科全书美术卷》编委副主任。)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籍忠亮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